快捷搜索:

创纪录!文坛巨擘朱敦儒《暌索帖》1.5065亿成交

[中国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

12月1日,中国嘉德2020年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专场举槌,共计推出25件精品佳作,其中尤以两宋之际重要文人朱敦儒《暌索帖》领衔。

朱敦儒《暌索帖》落槌瞬间

成交价:1.5065亿元

朱敦儒的书法师法钟繇而自存风骨,目前所知朱敦儒传世墨迹仅有四件,其他三件均为博物馆收藏。本次上拍的《暌索帖》不仅是朱敦儒墨迹中书写最为精彩的一件,更是尺幅最大、字数最多、面貌最典型的一件。

朱敦儒(1081-1159)《暌索帖》

水墨纸本 册片

34.5×46.2 cm.约1.4平尺

成交价:1.5065亿元

中国嘉德2020年秋拍

虽然拍卖时已经是午夜,但依然挡不住买家的竞投热情,这件拍卖前就被寄予厚望的朱敦儒书法,竞拍必须用特殊号牌才能参加。现场以1.08亿元起拍,电话委托率先应价,随即神秘的9053号网络买家1.1亿元紧跟,场内再出一位买家报出1.15亿元,1.2亿元重新回到电话委托,9053号网络买家以1.3亿元再度掌握主动权,电话委托深思之后多加一口——1.31亿元,正是这关键一口价位,最终胜出。朱敦儒《暌索帖》以1.31亿元落槌于委托席的8185号买家,加佣金以1.5065亿元成交,这一价格也大幅创造了朱敦儒个人拍卖的最高价纪录。

目前所知朱敦儒传世四件墨迹

《尘劳帖》

现藏台北故宫

一件是朱敦儒擅长的行草书,现在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尘劳帖》;

米友仁《潇湘图卷》后朱敦儒题跋

现藏上海博物馆

另一件行草书,是朱敦儒写在米友仁《潇湘图卷》后的题跋,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定武兰亭拓本后朱敦儒题跋

现藏东京国立博物馆

朱敦儒小楷墨迹,存世仅有一件,是写在定武兰亭拓本后的题跋,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朱敦儒《暌索帖》

中国嘉德2020年秋拍

第四件是本季中国嘉德秋拍中的《暌索帖》为市场仅见的一件,相较于其他三件传世的墨迹,《暌索帖》不仅是朱敦儒墨迹中书写最为精彩的一件,更是尺幅最大、字数最多、面貌最典型的一件,此札民国时曾为天才鉴定家张葱玉先生收藏。

朱敦儒《暌索帖》

中国嘉德2020年秋拍

朱敦儒是两宋之际重要文人,他学问博洽,擅长诗文词赋金石书画,诗词尤“独步一世”。年轻时他颇有经世之学,“虽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靖康之变,国破家亡,他颠沛流离历尽艰危,辗转于江苏、浙江、两广一带,目睹河山残破,生灵涂炭,他用诗词写出时势的苦难和心中的凄凉,作品每多黍离之悲,家国之痛。

作为一个有“朝野之望”的文坛巨擘,朱敦儒的才能和成就是多方面的。元人汤垕在谈及南宋初南渡士人画家时首及朱敦儒,并与江贯道并列。可见朱敦儒的“山水窠石”水平不低。

宋邓椿也曾经谈及,朱敦儒能当着宋高宗的面与米友仁对画,可见出手不凡。因为宋高宗是很有鉴赏水平的帝王,也是一位书法大家,绍兴内府收藏有极多的历代书画名迹,庸手俗画不会入其法眼。而米友仁的水墨云山,格调高雅,名扬宇内。能与他对画供御的,一定得名实相当者方可。

可惜朱敦儒不屑当一个御前画师,对外并不承认自己会画画,平时一定不会轻易动笔,作品如今已绝迹人世,也是一件憾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