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坚守信念的岁月_北京油画学会

您好,欢迎来到北京油画学会网站!

设为首页 点击收藏

坚守信念的岁月

来源:《神州》2012/12 作者:马亚茜

  
    郭印川,男,汉族,原籍浙江金华东阳市人。1960年在总后装备研究院政治部入伍,先后任文化干事、美术创作员,多次组织策划全军军事题材展览,其间到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油画、版画艺术。
    1970年后,在文艺、政法等战线任高级记者、美编,作品曾获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颂发的金奖。2007年12月获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从事新闻工作三十年,为社会主义事业做出积极贡献”的荣誉证书和奖章。个人油画版画作品多次参加北京市和全国美展。
    本人擅长组织策划工作,是北京油画学会主要发起人,现为北京油画学会法定代表人、常务副主席。
 
 
          郭印川说,如果一个画家只知画画赚钱,不关心中国艺术市场前途,不关心我们民族文化的前景,群众的审美观念就会被西方丑恶的观念引入歧途。如果你是一位有良知的爱国主义者,就应有义务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做贡献,就应关心国家的未来。要准确把握时代脉搏和群众审美需要,更加自觉、更加主动地推动文化创新,善于从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从世界优秀文明成果中吸纳优长,使当代中华文化更加多姿多彩,更具吸引力和感召力。正如他主张北京油画学会的办会宗旨,“以写实为主,兼容其他流派,服务社会,服务会员”。他鲜明的主张后面,是他曲折离奇的人生经历和坚持不懈的奋斗历程。
 
曲折的经历
 
        1941年2月,郭印川出生在四川省内江市。父亲郭耕人是浙江省东阳市歌山村人,1949年起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测量大队高级编审。1950年,不知何故父亲突然被遣回东阳,郭印川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一个勤勤恳恳的人、一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文职官员一夜之间就成了“反革命”。上学时郭印川虽然经常考前三名,但因家庭问题处处遭歧视、受欺凌,空气中弥漫着让人窒息的感觉。直到1957年8月,一个偶然的机会,郭印川以木雕艺人的身份争取到去北京参加建国十周年十大建筑的工作,从此离开了东阳这块祖辈埋骨的热土和往事不堪回首的故乡。
因郭印川从小喜欢美术又会木雕技术,在北京参加军事博物馆和人民大会堂的装饰工程,不到一年被评为三级技术工。1959年因美术工作有成绩,他被选调到总后勤部筹备建国十周年展览美术设计工作。1960年,总后技术装备研究院成立,郭印川又被推荐到政治部宣传处工作,定为文艺十六级干事,从此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1963年因工作需要,部队送郭印川到中央美院,边工作边学习,1965年,郭印川代表总后参加总政治部组织的英雄模范人物“好司务长孙乐义事迹展览”。此次展览集中了全军美术创作的精英画家,如总政选派的高虹、彭彬、何孔德、郑红流等。郭印川在这时认识了当时国内著名油画家何孔德先生。
何先生是四川人,他长郭印川十六岁,1955年参加中央美院马克西莫夫油画培训班,是郭印川的前辈,也是郭印川的油画老师。郭印川很喜欢他的画风。用笔流畅,色彩绚丽,他创造的用纯色阶和中灰色阶的大胆对比,营造出一幅幅动人的田园美景,使人过目难忘。何先生人品很好,无名家架子,知郭印川是他小老乡后,每次郭印川去他家请教,他总是耐心指导,使郭印川受益匪浅。
不久以后,一场史无前例的政治风暴开始了,何先生也受到冲击,心情不太好,画也不让画了。1968年6月5日,郭印川被关押隔离审查了。8月9日,将郭印川和装院的“叛、特、反、资、右”在全院大会上批斗,并宣布郭印川是混入部队的“中统特务”。会后郭印川对专案组说:你们既然在大会上宣布郭印川是“特务”,那请你们拿凭据出来!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来。在那疯狂的年代,政治流氓夺权后,先后派人到东北对郭印川姐姐、姐夫,到老家对父亲进行逼供信。在找不到证据不得不否认所加的莫须有罪名后,仍不放过,于1969年8月,将郭印川做了错误的复员处理,在复员回乡干部鉴定中做了错误的组织结论并将郭印川流放到宁夏,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建筑公司当钢筋工劳动改造。
 
不懈的坚持
 
        所幸郭印川没有放下画笔,当年10月给区建公司画了十多副宣传画,国庆节由工人群众抬到银川市大街上游行。宁夏文化界很快就知道区建公司有一位画家,郭印川的工作也从区建公司调到条件较好的银川橡胶厂当维修工。后来区党委宣传部将郭印川的档案和工作关系调到自治区文教局宁夏文艺编辑部。从1973年到1979年,郭印川一直在宁夏文艺编辑部从事编辑、记者工作。郭印川在宁夏文艺编辑部的六年中,组织策划多次“美术培训班”,推荐多名优秀工农兵学员到艺术院校学习,如现在清华美院、民族学院的几名教授,都是当时宁夏美术班的佼佼青年。
林彪倒台后,经总后技术装备研究院党委讨论研究,认为对郭印川立案审查非法,原所做复员结论和政治结论也是错误的,予以撤销、平反,恢复名誉。1979年,在总后勤部张震部长和时任东方红炼油厂厂长吴仪的关怀下,批准郭印川和全家从宁夏调回北京。1986年,郭印川又调入司法部主管的《法制日报》社任美术编辑。在报社美术部制订了基本功训练和深入生活野外写生的计划,得到领导的赞同,大大提高了美术部同人的创作热情。每年郭印川都要组织大家到全国各地写生二至三次,十多年间郭印川先后到西藏、新疆、云南、海南、九寨沟、三峡、黄山、庐山、富春江、东阳、兰溪、长白山、满洲里、内蒙草原、东北原始森林等地写生一百余幅作品,对日后的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
       20世纪80年代末,郭印川认识了时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的靳尚谊先生,并得到他的热情指导。每次郭印川带作品到靳尚谊家请教,靳先生都耐心、细致地讲解,指出优缺点。郭印川创作一些大幅油画时,靳先生还亲自登门指导。郭印川深感靳先生是一位人品好、业务精、受人尊敬的艺术家。
此外,北京的很多优秀的油画家,虽然经常议论不合理的怪现象,但又无能力改变美术界的现状,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自己的组织,单枪匹马的奋斗无法打破艺术市场的垄断局面。广大画家非常需要一个展现自己才智的平台。在这种形势下,作为一名画家和老新闻工作者,郭印川无法保持沉默,首先发起成立北京油画学会。经过两年的艰苦努力,终于在北京市文联、市民政局的支持下,于2007年11月14日召开了首届会员大会,郭印川当选为北京油画学会常务副主席、法定代表人。郭印川深知责任的重大和困难重重,但有广大画家的支持和几位精明强干的副主席一起奋斗,对学会的未来充满信心。更值得一提的是学会的主席是靳尚谊先生,还得到国内一批德高望重,有社会责任感的著名油画家的鼎力相助。
      郭印川在风风雨雨60年中,没有一天放弃艺术创作工作。2001年退休后,郭印川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油画创作与研究中。这些年由于不倦追求,郭印川在绘画上成就非凡:如写生作品《斋堂》、《桂林山水》、《故园》、《圣境》等先后在美术馆展出,创作的油画《国魂》在香港回归时在国家博物馆和军事博物馆展出并获特别奖,创作的《首都新貌》在国家博物馆展出并获优秀奖。
 
圣境 2008年 油画布 120x80cm


扎西德勒  2012年10月  油画布  120x80cm


斋堂灵水村写生 1996年6月 油画布 54x37cm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学会概况


版权所有 北京油画学会 京ICP备120314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