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漂泊的艺术_北京油画学会

您好,欢迎来到北京油画学会网站!

设为首页 点击收藏

漂泊的艺术

来源:北京油画学会 作者:尚辉

漂泊的艺术
 
 学术主持、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美术》杂志执行主编 / 尚  辉
 
艺术不必固守成法,甚至于不能眷恋已有的安逸生活。
 当许多不安于现状的艺术寻梦人来到这座古老而现代的都城时,他们也成为这座城市的文化漂泊者。而宋庄,就是这些漂泊者在这座都城聚居的最大村落。已享有世界知名度的宋庄,聚居了数以千计的来自全国各地和国外的艺术家,这多少都有些像上个世纪初的巴黎蒙马特高地。他们来到这里淘筛自己的艺术之“金”,漂泊的状态始终让他们对艺术的彼岸充满期待。他们以职业艺术家自诩,仿佛他们追求的就是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创作状态。其实,他们的物质生存十分艰难,有些已临界这座城市的最低生活线。他们的精神生存也时常飘渺,毕竟艺术创作不单纯是这种自由自在。
 这里展出的是这些漂泊者的油画创作,让我们得以从艺术的角度触摸他们内心的真实和艺术的思考。戴平钧的《三角形》、刘亚明的《王康》、朴哲奎的《宋庄系列之五》、项仕中的《思想者》和荆涛的《卡拉瓦乔的静物》等,都仿佛是他们在宋庄画室真实创作状态的直呈。灰色的水泥地,支在画架上的未完成画作,墙脚叠压着的画框和画布,尤其是画室内的模特儿、亲朋友好以及画家本人,似乎都沉浸在一种悬浮的心理场景。显然,这些画面试图运用写实形象呈现现实社会对于他们心理的干预,那些画面往往在貌似真实的表象背后拼接出某种暗示性的空间或物体,以此指涉他们对于生命与生存这些基本哲学命题的追问。画面中的“我”或“他者”似乎都闪现出教父或信徒般的神色,这种画室内的“自我”揭示,多少都体现了漂泊者作为社会思想者与人生哲学家那种独特的禀赋。应该说,画面中的这些自由知识分子形象,是高度物质化社会精神唤醒的“濯足者”。
 不论漂泊多远,家乡都是他们心灵的故乡。画展中令人吃惊的是占有绝对份额的乡村题材。从描写家乡风土的何树海的《峰山夕照》、李藻华的《向日葵》、王海军的《暖阳依旧之三》、贾见罡的《韵律》,到捕捉时光不再的邓正立的《红色经典》、黄康的《永恒的老门——老门之一》和兰玉芝的《城》等,他们即使漂在北京的城郊,但情感依然留存在曾经生活的渐渐远去了的乡村。这些作品既有炽热的阳光也有纯净的雪野,既有古城的沧桑也有老墙的“文革”遗迹。来到京城淘梦的艺术家,似乎都走过一番不平坦的人生经历,他们只有在漂泊的动荡中才能更加感怀故乡,他们也只有远离故土才能更真切更真实地画出那份独特的乡村情感。这些作品,或许也可以说,是漂泊者对于已高度城市化了的中国社会一种乡村集体记忆的涂写。
 他们对于城市始终带着漂泊者的迟疑和生疏,但他们总是试图靠近、触摸和融入。于生文的《宁静的夏天》着力捕捉的是城市女生那份青涩里的纯净,张学的《此岸·彼岸》居然把我们每天都会跨越的长坡人行天桥画得如此富有哲理,朱国平的《时差》借用王式廓《血衣》里控诉妇女的图像以和穿着热裤、进行摄相的女生形成强烈的时代反差,何净的《晨光》通过一缕投射在睡眼惺忪打着哈欠的裸睡女孩身上的阳光、敏锐地捕捉了城市生活特有的节奏。这些作品或许并没有太多的主题表述,却真实生动,富有城市生活光鲜的质地,似乎让人们能够从他们的描绘中拼凑出城市生活的全景,感受到城市生活中人们内心那种掩饰不住的欲望与焦虑。
 就油画艺术语言而言,他们的作品以写实为主,兼及意象、表现、抽象和综合材料。邓正立的《红色经典》正是以深厚的写实功力,让一台江南水田的插秧机连同墙壁上漫漶不清的标语产生了一种可以触摸的历史感。黄康的《永恒的老门——老门之一》以极度写实,混淆了图像与实物的区别。朴哲奎的《宋庄系列之五》从画家形象的塑造,到画架上的作品、画台上的笔和颜料,乃至整个画室的地面和空间都处理得细微而不板结、深入而不僵硬。张学的《此岸·彼岸》,降低了不锈钢扶栏的亮度,将这些锃亮的金属和水泥阶梯以及暖灰色的天空融为一体。王海军的《暖阳依旧之三》用有些表现性的笔触,却深入描绘了某个高原村落犄角旮旯的场景,不甚入眼的黄土残雪却让画家表现得富有乡村叙事的遗韵。而魏占峰的《好日子》却把写实图像平面化,不仅空间深度被减弱,而且色块之间的衔接也故意留出间隙,犹如丝网版画的单纯和明快。梁朝水的《石窟寺》用笔洒脱奔放,但他并非为率性而肆意,洒脱之中仍以写形为要旨,石窟造像的坚实与厚重仍然被他表现得丝丝入扣。李藻华的《向日葵》也具有很强的意象性,粗率的笔触厚实而浑朴,简约的色块概括而凝重,画家以对色彩的意象而捕捉了那秋阳温暖的记忆。易赋的《玫瑰花》颇得中国画大写意之神采,粗犷而果敢的笔触,厚实而微妙的色块,是既见功力又见性情的佳作,这在写实油画画得过于失去自我的时下显得尤其难得。而朱国平的《时差》追求图像对于油画的影响,影像拍摄的晃动感恰恰被画家巧妙地转化为油画的色层分离和边缘重叠,由此而形成《血衣》作品图像和现实影像的某种关联与比对。
 和人们想象中的当代艺术家的聚居地不同,宋庄艺术家的主体还是造型艺术创作,甚至于从事写实或偏向写实的油画家占有更多的优势。他们大多都有学院教育的经历或背景,年龄虽然跨度很大,但仍然以“60后”和“70后”居多。因为漂泊,他们也靠画些商品画接济。因而这个展览的策划和评审,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那些“行画”,真实地呈现这些漂泊者的创作状态。作品技巧的成熟与否,也许并不重要,首要的是展览能够体现多少这个艺术漂泊群体的思考深度与探索路向,以及他们的创作苦闷里包含多少和当下现实与文化的关系。不论怎样,宋庄吸引我们的都不应当仅仅是“北漂”艺术家的聚居中心,而更应当是这些漂泊者的艺术思考与创作水准。笔者相信,只有心灵的漂泊者,才能抵达艺术的彼岸。

 
                               2013年6月29日于北京22院街艺术区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学会概况


版权所有 北京油画学会 京ICP备120314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