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艺术批评的现实处境_北京油画学会

您好,欢迎来到北京油画学会网站!

设为首页 点击收藏

当代艺术批评的现实处境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北京OPS

日前,在山东济南举行的“手术:韩啸行为艺术展”学术研讨会上,一批当代新锐艺术批评家就“现实手术能否进入艺术”、“手术是否能够成为行为艺术”等话题展开激烈争论。之前,经过短暂的开幕式,“手术:韩啸行为艺术展”在山东济南韩氏美学研究院展览馆开幕。在一个特制的玻璃手术室里,有着医生和艺术家双重身份的韩啸对一位35岁、身材不错的女子进行胸部整形手术,整个手术过程通过现场、大屏幕和互联网等方式向公众全程呈现。手术完成后,参加活动的当代新锐批评家和几十家媒体赶到济南万达凯悦酒店对该活动进行研讨。在研讨会上,该活动是否是行为艺术是引起激烈争论的焦点之一。
该展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美术史学博士、美术批评家王春辰表示,“当代艺术的发展越来越开放,其深入到社会的实践也越来越广阔,对于何谓艺术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入。艺术已经不再是传统形态下的艺术,而是增加了新的丰富内涵与方法的一种表达。艺术成为一个开放的概念,也是以多重角度打开我们的思维方法”。应该说,“艺术成为一个开放的概念”是该活动的依据和指导思想,其实包括该活动在内的许多艺术行为,都处于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的波普艺术大众主义背景之下的延伸和发展。波普艺术产生于英国,之后因以安迪·沃霍为代表的一批明星级艺术家的影响力而在美国得到巨大发展,继而向全世界蔓延,而我国的行为艺术及其当代艺术形式一直以一种艺术精英化的呈现与大众有一种割裂式的距离感、隔膜感和排斥感。可以说,在拉近艺术与大众距离的层面上,韩啸的这次整容手术或曰行为艺术,是一种向现实层面的开拓。它将大众对手术和艺术的知情权带入艺术行为过程中,对于当下医疗事件纠纷和艺术事件的去大众化以艺术思考的形式探索和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就像歌唱家唱歌、画家画画儿、作家写字一样,有着整容外科医生和艺术家身份的韩啸试图把自己在职业中遇到的问题和在艺术追求中的痛苦和思考,通过一场手术的形式表达出来,像整容一样完成一种追求完美主义、形而上的个人艺术理想。通过自己最熟悉的方式表达自我是一件自然而然的诉求。对于普通公众来说,因为对于传统艺术长期形成的常规观念,也许会对这种跨领域的探索与转换存在一定程度的理解难度,对于对当代各种艺术观念及其思潮烂熟于胸的当代艺术批评家,则应该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但事实恰恰并非如此,现场一些被称为新锐或处于上升期的批评家们,在应对这一“现成品”式的表现形式时,显然有些因储备不够而找不准问题焦点。有人试图以清理当代艺术史特别是行为艺术史的方式找到属于自己判断力的坐标,有人试图以既有当代艺术的样式及其经验来判断该艺术事件的属性,有人试图以艺术品必须是拥有艺术家身份的人做出的作品做出界定,还有人试图对该事件进行艺术“编码”和在上下文关系中进行迷宫式的摸索,“话语”、“编码”、“维度”、“场域”、“视域”等词语频繁在研讨会上成为一种苍白的话语武器及其方式。内容和思路的曲折艰难让人想到在西方翻译著作丛林里迷失自我的族群,这让这些艺术批评家们的观念和表达显得陈旧而无力,最后仿佛只剩下一种前卫的姿态。
可以看出,当代艺术批评在应对艺术现实时,所表现出的知识和思想储备上的不足和吃力,使以思想前卫著称的行当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前卫主义在这里变成了保守主义,甚至使当代艺术批评变成对时过境迁的当代艺术经验的“捍卫”。这时悖论发生了——前卫主义者在拼命保卫自己作为前卫主义者的身份和位置。其实,该活动在发生原理与机制、社会伦理、艺术常识以及跨界艺术等诸方面存在可讨论的巨大学术空间,而在一些概念和外来语汇之间扯来扯去,的确显得有些有失水准和不得要领。
韩啸说他在现实中经常遇到一些被问了无数遍的问题和事件,这让他感到十分痛苦,最后热爱艺术的韩啸决定以一种和现实紧密相连的行为艺术的方式来解决。记得有一位作家因顾不上给每个给他来信的读者回信,便过一段时间写一篇文章发表出来集中回答读者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韩啸的行为艺术虽然几乎无法与现实截然分开,但其形而上的意味却是显而易见的。遗憾的是,在场的批评家们好像对自己所看到的客体几乎没有多少兴趣和感觉,因而显得有些迟钝。这显然与他们身份的确有些错位,也许这可以视为当代艺术批评处境的一种隐喻。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学会概况


版权所有 北京油画学会 京ICP备12031404号